【婚姻經營】婚姻它需要經營

1008

再幾個月就是我和信一結婚十週年。

在人人嚮往卻又恐懼的婚姻裡,跟很多夫妻一樣,曾經我們對愛情失去了信心,曾經我們崩潰大吵到要離婚…

十年前,結婚的第一年,我就遇上了每個媳婦都聞之色變的“婆媳問題”,而婆媳問題最大的關鍵來自於中間這個男人的態度。

我們剛結婚沒多久我懷孕了,但卻不幸流產。後來又順利懷孕,因為體質關係我容易孕吐又不舒服,醫生交代懷孕初期要好好休息,於是我辭掉工作,專心在家養胎。

懷孕即將滿三個月的某一天,我婆婆北上來家裡拜訪。
那天信一去上班,家裡只有我和我婆婆,她一到我們家就開始打掃個不停,我跟她說我平常都有在整理家裡,要她坐著休息不要太累。
到了晚上,信一下班回來,很生氣的跟我說我婆婆在哭。她向信一哭訴我都沒在做家事,沙發和床都沒有移開,底下都是灰塵,又說我沒在工作卻都不用曬衣服倒垃圾,還哭訴說讓她老人家專程來台北幫兒子媳婦打掃…

當下我真是百口莫辯,我是個有潔癖的人,該打掃的地方、該做的家事我都有做,可是懷孕期間不能搬移重物,更何況我之前才流產過。
我跟信一解釋當天我和他媽媽在家的情形,希望自己的老公可以站在我的立場想想,但是信一卻冷冷的說

“如果妳因為懷孕生小孩,而不能做家事,而讓我媽哭,那我寧願不要這個小孩!”

“那我寧願不要這個小孩!”
“那我寧願不要這個小孩!”
“那我寧願不要這個小孩!”

無法相信,這句話居然是從自己深愛的老公嘴裡說出來,頓時我眼淚潰堤,邊哭邊發著抖,一個字一個字的跟眼前這個男人,這個不要我肚子裡孩子的男人說,那麼我們離婚吧。

我大叫、我嘶吼、我崩潰,信一才發現自己說錯話,下跪道歉,可是事情卻沒有因此而結束…

三天後,我去婦產科做例行產檢。
醫生像往常一樣拿著超音波照著我的肚皮,卻再也看不見胎兒的心跳。
“胎死腹中”,醫生說胎兒看起來剛走兩三天,你的心跳停留在媽媽崩潰的那一刻。

寶寶啊寶寶,你給的這個課題對我來說真的好難。我該難過你的逝去,還是該痛恨自己的老公,你的爸爸,殺人兇手。

回到家後我看著信一,他手裡拿著聖經禱告,默默哭泣著。這一刻我了解到他的痛苦不會比我少,如果讓他自己一個人承受罪惡感,我會比較快樂嗎?
答案是不會,於是我選擇了原諒。

而我婆婆知道我又流產後,整整半年沒有與我們見面,也從此不再提起這件事。
我知道這是她老人家的另一種道歉方式,我是她第一個媳婦,她也是第一次當人家婆婆,兩個女人學習相處共生本來就不容易,摩擦一定會有,只是看我們如何化解。

十年來,為了家庭的和諧,我一直守著這個秘密不對外人說
現在說出來,不是因為爆發,而是因為早就釋懷。

如果當初我選擇了仇恨,這段婚姻註定要劃下句點,也許我再也不會有幸福的機會。
我感謝信一選擇了改變,在婆媳之間扮演著優秀的中間調解者,在每一次爭吵中適度調整自己的角色,扮演著好老公、好爸爸、好兒子。
我也慶幸我婆婆願意妥協,在我們之間取得平衡點,在這平衡點上面我們安然無恙渡過每一年。

婚姻它需要經營,既然想要一起走下去,哪怕你用盡心機,下了苦心的經營就不會怕失敗。
若只是放著當習慣,它終究會冷掉;
牽著手緊握在一起,再大的痛終究會過去。

FB粉絲團原文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