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惡夢傷痕】孩子,媽媽會好好保護你

0107

生了女兒之後,最擔心的莫過於她的安全。
因為在我的成長路途上,就遇過好幾次的性騷擾,還有如噩夢一場的性侵害。

我常常跟信一說,生兒子,他出門如果沒有被綁架、被車撞,回的來就是平安無事;但是生女兒,她出門就算沒有被綁架、被車撞,回到家也不見得就是毫髮無傷,因為她是不是有被認識的人性侵,被不認識的人傷害,做父母的不一定馬上就知道。
對我來說,這是一個極大的恐懼。

小時候,我們家隔壁有一個大我約15歲的大哥哥,長的又高又帥,家裡也很有錢,對我們很好,常常陪我們玩耍,我們兩家也都很常來往,熟到有時候我還會去他們家住。
在我小學五六年級時,有一天大哥哥開車載我和我姐出去。在車上,他問我們長大沒?長胸部了嗎?然後他的手便伸向坐在他旁邊的我,伸進我的衣服和褲子裡,摸了我,說要檢查…
我只記得腦袋轟隆隆作響,感覺很不舒服,其他的記憶變得好模糊,我記不起來怎麼回到家,也記不起來他的臉,卻記得他的手指非常噁心。
隔了幾年,我姐上高中後,她突然想起這件事,說她很難過當時沒有保護我,然後她把這件事說給媽媽知道,我媽去質問對方父母,對方父母很生氣的要我們小孩子不要亂說話,又說事隔多年,他兒子都結婚了不要破壞他們。

就這樣,事情就這樣結束,然後再也沒有人提起這件事,就好像我開了一個玩笑、做了一個噩夢一樣。
噩夢過後,我醒來了,但是傷痛卻還是牢牢地存在著。

長大之後也遇過幾次性騷擾,像是騎車被後面的陌生人襲擊摸胸,打工端盤子被吃豆腐,或是被遛鳥變態追逐… 因此我對男人的肢體接觸有了莫大的恐懼,跟男人之間也都保持適當距離,尤其是高大又帥的男性,特別噁心。我想如果我去歐美國家,需要臉對臉的禮儀接觸時,我應該會因為受不了而賞對方一計耳光吧(笑)!

從小就給予正確的性教育,才能讓孩子學會保護自己,也不去傷害他人。
所以從果果開始學會在馬桶上廁所後,我邊幫她擦尿擦屁股,邊告訴她女生私密處的重要性。
在她四歲之後,就不讓信一幫她洗澡,也教她自己洗頭洗澡。
剛好她懂事之後,我生了將將,我不會說小孩從石頭蹦出來的謊言,也不覺得要等到女兒初經來潮才教她生理構造。我跟她分享懷孕過程,以及小孩是怎麼生出來的(除了省略前面的動作片)。

人生的成長過程中,一定會遇到各種挫折、失敗與傷害,我不打算一直成為孩子的防護罩保護著他們,他們必須要經歷過才會懂得爬起來、才能更茁壯。
但是性侵害這個噩夢並不會因為經歷了而成長,它不會隨著時間久遠而淡忘消失,它也不會因為你得到了幸福而獲得救贖,它就像一塊永遠洗不掉的污漬,伴隨著歲月等著發黃。

我不知道能夠保護自己的女兒多久,但是我竭盡所能,願這種事永遠、永遠、永遠都不要再發生。

FB粉絲團原文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